鸿利彩票 名流线上娱乐 博彩线上娱乐 澳门金沙官网 星际娱乐城 高升彩票 橡果彩票 万达线上娱乐 澳门普京线上娱乐 天空线上娱乐 好彩网 6538彩票 882彩票 玛雅娱乐 ok99彩票

当前位置:首页 > 周宁旅游 > 景区景点 > 名人游记

长在我童年眼睛里的故乡 —咸村印象记 (哈雷)

发布时间:2016-07-04 10:05 点击数:字号:【

长在我童年眼睛里的故乡 

—咸村印象记 

哈雷 

  我的童年是在闽东周宁县的高山上度过的。周宁的山山水 

水是哺育我长大的母亲,所以我将它冠以“故乡”的尊称,一 

直寄托着我的桑梓之情。我的故乡大部分村庄潦草地摊在田野 

之间,山坳的皱折里,或者溪流的堤岸L—我曾读到一位作 

朋友对村庄的描述,他说的那种景象唤起了我对少年生活的 

无尽回忆一几截龟裂的泥墙和乌黑的椽子,炊烟低低地缭绕 

在潮湿的瓦片夹缝中,老杉树阔大的枝干串人云天,村尾的坡 

岭上一丛丛杂树长出的野果没等成熟已尽数落人我们的?#20146;?#37324;, 

重叠而上的农舍之间大大小小不规则的石块草草砌就的台阶, 

公鸡抢在黎明到来之前争先恐后地啼叫起来,瘦巴巴的生产队 

长披一件蓝褂子站在晒谷场中央,操一口方言抑扬顿挫地骂 

人……现在,这些村庄正在急速地向我的记忆深洲沉没。 

  几十年过去了,从城市到城市,我们栖身居所也从这座火 

柴盒式的建筑移到另一座火柴盒式的建筑,我们囚禁在钢筋混 

凝土构筑的寓所里,几乎每天都按部就班地工作生活着。突然 

有一天,回到我两岁时住过的地方—周宁咸村,这座千年古 

镇,单就一个川中村?#35895;换褂?0多座保持较为完好的明清古民 

居,重门深巷,青砖黛瓦,让我驻足探寻它所经历的风雨,深 

情注视一眼它身上斑驳的年华,惊叹它的古?#21360;?#31471;庄、宁静, 

一?#30385;?#36828;的情?#32423;?#26102;袭上心头。就如我们读了太多雷同化的拗 

口现代派诗歌,?#32423;?#22238;到唐诗宋词的意境中,先人所?#19995;?#25991;化 

的沧桑与?#35272;觶?#20197;其亘古不变的价值,让我久久回味,感动 

不已! 

  生产队长现在称村主任,我再?#24067;?#19981;着那披着蓝褂子愁眉 

不展的队长了,来村口接我的是穿着西装开着小车的村主任。 

  

 

  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一 

  ?#20197;?#28330;,霍童溪的一条支流,咸村镇的母亲河,依然是那 

么清澈地流?#39318;擰?#22312;?#20197;?#28330;?#37326;?#30340;?#20197;?#28145;处,坐落着一座叫川 

中的?#35272;?#23665;村。 

  山区的冬日无力而慵懒,并没有带给人们多少暖意,披在 

山间的雾气还没有完全散去,氮氯浮动,给迷蒙的道路增加了 

行驶的艰难。从周宁到川中,近40公里的路程,一路下坡,有 

的路?#25105;?#20462;高速公路,道路破坏得很厉害,泥泞崎岖,车子在 

颠簸中缓慢行驶。沿途在竹林间、山坡上、田垄边不时闪现出 

那些于打垒的土墙房,这些远离城市的土墙房,简陋而残破, 

?#35074;?#20123;坍塌的窑址,荒草快要将它淹没了。这个早晨,我看见 

时光如同冬草那样缓慢地生长。也许缓慢也是一种执著,山村 

在变化中一直执著地坚守着农耕时代留下的古民居,淳朴简单 

的生活方式,敬祖好学、?#24605;?#21220;奋的儒家精神,缓慢让我们能 

屏住呼吸,感受岁月停滞下来的?#35272;觥?/span> 

  我曾在咸村住了三年,那是我不谙世事的三年,几乎没有 

留下太多的记忆,唯一留下的是心底的创痛—我年幼的弟弟 

自然灾害那年夭折在那里,?#20004;?#22238;想起来,我的耳边还会响起 

母亲失声痛哭的声音。后来,就是沿着这条路一一那时只是条 

山路由下而上(父母调离咸村到周宁七步卫生院工作),请了一 

个挑夫,一边是我,一边是妹妹,走了整整一天,才把我送到 

目的地。由桑梓念及父母弟兄,不禁让我悲痛泪流。在之后漫 

长的漂泊中,我把家筑在都市里,但内心却常常无所依靠,童 

年的回忆就成了我对故土最深沉的眷恋。 

  ?#35272;?#30340;村庄总有一条?#35272;?#30340;河流,而川中村还不止一条河 

流。流经川中的?#20197;?#28330;源于鸳峰山支脉,在万山丛中曲折萦回, 

一路汇纳无数条山涧溪流,潺潺援浚奔流而下,缓缓降至河谷 

地带,?#20197;?#28330;和川中溪交汇河岔的冲积三角洲的川中?#28216;?#23736;躺 

着的那个古村落就是川中村。周宁建县时间短,有文字记载的 

?#20998;?#36164;料大部分只溯源于宋代,而具有丰富文化积淀的川中村 

则肇?#21152;?#21776;朝,堪称周宁古文明村落之首。据川中?#30701;?#27663;族?#20303;?/span> 

载,其始祖?#34013;?#20110;唐宪宗元和元年(806年)生于宁德黄檀, 

后与其弟汤鼻举家迁至里渺兴居(今川中)。当年?#34013;?#21040;此看到 

四面群山合抱:“东崖狮舞,西岸虎踞,?#21512;?#21271;麓,象卧南   疆。”一条清流碧水(?#20197;?#28330;)由北向南流,形成一块谷地平原, 肥土沃野;一条河流(川中溪)环绕而过。先祖不禁为美景所陶 

醉,于是认定此地堪?#21360;?#27748;鼻唐宣宗大中年间考中进?#27994;?#20219;长 

溪县(今霞浦)知县。后任晋陵州知州。汤氏?#20540;?#36766;官后回村 

垦荒种田、务农为生。唐咸通二年(861年)捐舍基地建凤山 

寺,造普?#20204;牛?#31215;德行善,为世人所称羡。?#34013;?#26202;年遣长子汤 

让迁居咸村之梅山村,次子汤谦迁居玛坑之孝梯,三子汤讲留 

居川中,世代繁衍生息,形成汤氏望族。?#34013;?#21330;于唐晤宗景福 

二年(893年),享年88岁,墓葬川中南山岭。其故居遗址现 

尚存一对唐代石狮,虽经历千余年雨雪风霜,总体保存完好, 

是古代文明的历史见证。该石狮之造型与福安廉村薛令之(开 

闽第一进士)故居门前的一对唐代石狮子完全相同,确认为唐 

代文物。 

  千百年来,川中人开垦着土地,沐浴着阳光,抚育着自己 

的后代,过着几乎与世隔绝的世外?#20197;?#29983;活。 

  

 

  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二 

  咸村的古迹甚多,但都不成体系,最有名的当属凤山寺。 

它位于川中村?#20445;置?#23815;胜寺,占地面积600亩,繁盛时期经 

历宋元明清大几百年,规模最大时寺僧达上千人。蹊跷的是, 

明?#35272;?#24180;间凤山寺900多名和尚一夜间从人间蒸发,不见踪影。 

对这段历史拿故无人知晓,也许有些故事本来就讳莫如深,从 

此酿成了一个历史之谜。在宁德五大禅院中有个说法?#23567;?#19968;龟 

二风三支提四漂山五仁安?#20445;?#20854;名气摆在久负盛名的支提前面, 

?#26441;?#20964;山寺在闽东佛?#25506;?#30340;地位之高。 

  凤山得名,明进士晋?#19981;?#19990;德的《建寺?#23613;?#36733;:东北出县 

百里许,群山晒奉。前支提,.后檀香,左梅岭,右?#20197;啊?#29420;中 

峰秀出,?#26376;?#32724;舞,如凤仪之状,名日“凤山?#21834;?#28165;乾隆27版 

《福宁府?#23613;?#20063;载有:“凤山在十四都,矗立万仍,旁分两翼如 

飞凤。上有凤池,又有圣僧岩,相传罗汉圣僧现其中,紫气缭 

绕,音乐腾?#23567;?#21448;有虚实岩,八面玲珑。又有卓锡家,旧传僧 

湛庵遇大早无水供浴,乃以锡杖卓地,泉水涌出。” 

  在当地朋友的带领下,我怀着朝拜者的虔诚来到了凤山寺 

遗址寻觅胜景,据说当年高墙一直围到了公路边上,整个?#26053;?/span> 

层级而上,错落有?#38534;?#27491;殿在遗址中央,地面?#26434;?#35268;整的青石 

条铺就。站在正殿遗址上环顾四周,枕山、环水、面屏,极为 

符合风水理论之说。后门山体有如凤凰,风冠由几块大石块天 

然垒就,巧夺天工,惟妙惟肖,其后为鸳峰山?#19979;?#25903;脉,由远 

及近,环环相扣;由于该居地势较低,川中溪绕前而过,天门 

清晰,地户隐没,如金带缠腰;案山呈几?#24863;危?#38754;对的朝山是 

?#22987;?#23665;;两边龙、虎砂环抱,龙砂稍长而虎砂?#36828;獺?#27668;势雄?#24120;?/span> 

不愧为闽东名刹。耳畔不禁回想起清代乾隆间福宁郡守李拔的 

诗句:“天外飞莺奠海疆,肯教凤顶独朝阳。等闲矗立三千?#26705;?/span> 

百鸟回头不敢翔。”?#19978;?#36825;座古寺毁于战火和动乱,在此凭吊, 

不禁让我烯嘘黯然! 

  从川中到洋中只有十几分钟的路程,洋中村是乱?#25042;?#33251;孙 

翼如的故里,它坐落于?#20197;?#28330;左岸,有古宅260多座,里膺大 

房就有11座,4座祠堂,雕梁画栋,宏伟壮观,花鸟、山水、 

诗词镶嵌其中,古色古香。村中?#35074;兴?#22654;4座,?#30452;?#26159;文昌阁、 

奎星阁、池亨、大地膺书馆,一个狭小的村落居然有4家私塾, 

?#26441;?#20808;民对文化教育的重?#21360;?/span> 

  其中文昌阁最为突出。沿着洋中村?#19979;?#28459;步三五分钟,就 

到了坐落于清澈见底的观涧溪畔的文昌阁。此阁于清同治五年 

(1866年)始建,宽18?#20303;?#28145;48.4?#20303;?#39640;11米,前?#26032;?#38401;,中设 

书房,后为殿堂。 

  在周宁县文史资料中对文昌阁有很翔实的记述:文昌阁在 

地理、人文、建筑等方面均别具一格,堪称?#20197;?#25991;明之象征。 

宅坐南向?#20445;?#31449;在大门口北面远处的?#22987;?#23665;峰就一目了然,触 

景生情,联想翩翩,潜移默化,陶冶学?#28216;?#20154;学业情操。大门 

相上横亘一块双龙盘绕的“奎光阁”匾额,这是上辈人借用神 

话中主宰人间文章兴衰的?#37027;?#26143;一二十八宿中“奎星”来庇 

佑而命名的,大门背面墙上是块“藻发儒林”牌匾,顾名?#23478;澹?/span> 

它是?#36865;?#20754;林的吉祥语,又是建阁之宗旨。“藻发儒林?#22868;?#34920;达 

了建造者的祈求,也表达了?#21688;?#32473;予的恩赐;既是学?#29992;?#22909;的 

心?#31119;?#21448;是师长喜悦的祝贺。踏进大门,脚下是一截大路,两 

旁天井里是花档,形如翻开的书本。人在路上走,意如书中行, 

花草相?#27169;?#20351;人?#23545;觥按?#21326;秋实”之感!再连上五级“马腿” 

台阶,就是聚星楼了。殿堂是单檐硬山屋顶穿斗式构架,?#38431;?/span> 

浮雕图文。殿堂落成后,这宽阔的?#22969;?#23601;成了求学授课的重要 

场所,加添书房后,这里便成了?#20197;?#20843;景文化中心。殿堂中间 

 

是孔夫子画像,供学?#29992;?#26397;夕朝拜。后来才?#20035;?#20102;实像。 

  聚星楼也称“奎星楼”、“魁星阁?#20445;?#36828;处望去是个三层 

“尖”字宝塔,气势雄伟,巍峨壮观,给人以“凌霄画栋势崇 

隆,棱角峥嵘气象雄,?#24067;?#22862;标楼十二,文光直射斗牛中”之 

感(录古文人孙贻谋诗)。聚星楼基座是一个?#26412;?#20026;10多米的 

八边形“三合土”大墩,地面上采用三檐八面攒尖屋顶穿斗式 

木构架建筑法,造型大方,内装饰有斗拱藻井,?#39542;嬙及福?#25972; 

座楼房工?#31449;?#24039;美观,建造不但巧夺天工,而且深含喻义,令 

人联想,楼顶层八面均为?#27531;?#31383;口,采用白色窗墙,红色?#37096;潁?/span> 

红白相?#27169;让?#35266;和?#24120;?#21448;隐喻着那一个个红圈是等着圈?#38590;?/span> 

?#29992;?#20339;文妙句,以激励人们的上进之心;中层?#21069;?#36793;形窗口, 

却采用白墙黑框,这黑框犹如文房四宝之砚台,它恰如其分地 

提醒学?#28216;?#20154;要磨炼笔墨。楼房有一架小梯,供人登楼游玩之 

用。你若有?#26723;?#27004;,居高临下远眺,?#20197;?#20843;景历历在目,你定 

会心旷神怡,流连忘返。这正是:“登坛?#23637;?#27668;横冲,万象森罗 

锦绣陶,翘首楼头云?#26041;?#20185;踪何处可追?#21360;!?/span> 

  楼后正中有大路通往殿堂,路两侧为天井花档,夭井旁依 

墙建有两排共10个书房,书房建造简?#31069;荒?#23481;纳一床一桌, 

设备简陋,是专供学子单独攻书写文应?#28304;?#39064;之用6据说书房 

是办学后修建的,故意修建得有点寒酸,特让学子体验“十年 

寒窗苦”之意,激发专?#28518;?#36132;书之?#23613;?#23567;?#38750;?#25240;是教育学子, 

学习上也没有平坦大道可行,激励他们不畏劳苦,努力攻书, 

以达到“书山?#26032;非?#20026;径,学海无?#30446;?#20316;舟”的目的。 

  在川中和洋中,地下泉水古井也是千年古迹,也是十里九 

村的特色,上古先民迁居择里首先要?#27492;?#28304;如何,源深流隐, 

位高?#35270;牛?#28165;澈?#19990;?#20908;暖夏凉。在冬枯夏旱之季,依然取之 

不竭,寒暑水温不变;数九寒冬温水如汤,?#32469;?#33150;腾,三伏酷 

暑,水冷如霜,?#22374;潜?#20937;。而今自?#27492;?#31649;道早已蛛网似的通往 

民宅,但?#25925;?#26377;人?#19981;?#21040;古井里打水,用这样的水沏茶,喝了 

全身通泰,神清气爽。 

 

  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三 

  越过一座石拱桥,穿过嘈杂的街市,水泥楼宇和?#21050;?#30528;花 

砖的墙面贪婪地吮吸冬日淡黄的阳光,?#30452;?#22909;市凌乱的摊位摆 

着花生糕饼、?#20351;?#21046;作的灯具和剪纸,?#35074;?#19968;些花花绿绿的 

小电器产品等,将我童年的记忆拉得好远。是的,两岁到五岁 

的孩子还没有形成记忆,但我对故乡的希冀也许就是感觉中一 

片心灵的净土,陶渊明式的精神?#20197;?#37027;是成人后开垦的一片理 

想国。同行的咸村镇一位千部对我说,来咸村工作几年了,好 

像没什么特别的景点,问起凤山寺她也是一头雾水。让她微感 

自豪的是文昌阁。川中也有一座文昌阁,规模没有洋中那么大, 

占地璐加多平方米,前座八角造?#20572;?#19977;檐斗拱抬梁式,木砖瓦 

结构,天花藻井,中间有一口荷花池塘,是这古村落“耕读文 

化”的标志性建筑物,古为川中生?#20493;潦?#20316;画的场所。而今虽 

已斑驳,但从当地村民对它敬畏的眼光中依然可以感觉到存着 

这个村庄文化精神的魂?#24688;?/span> 

  我陆?#21483;?#32493;走了几座古盾,和我在周宁七步生活时的村庄 

房舍大不一样,显然历史上这里要?#32469;?#27493;繁华许多,大户人家 

的房子一溜儿排开,毗连相接,高墙深宅,高屋华堂,朱漆大 

门后面掩藏着的是一代代茶商豪富的传奇。而我记忆中村庄里 

老房子是:窗户又窄?#20013;。?#20869;部光线昏暗。厨房桌面上放着发 

出馒味的?#20849;耍?#21381;堂上的木?#35889;酪我?#32463;磨得铮亮,屋角的锄头 

和?#23500;?#31914;桶,悬挂在房梁上的?#21310;攏?#19968;台破旧的手摇吹谷机。 

登上二楼,踩着吱吱作响的楼梯,看到那里堆积着晒千的稻秆、 

?#23781;?#21644;给牛过冬的草料一那是小时候捉迷藏的好去处。老房 

 子主要是用木条和黄泥墙搭盖的,坐落在石块垒的墙基之上。 

 传说这些老房子冬暖夏凉。年深?#31449;茫?#19968;代又一代的老人?#21483;?/span> 

 死去,新生的婴儿呱呱坠地,长大成人。房子的横梁和柱子慢 

 慢变黑,泥墙被雨水冲出了一道道弯曲的?#22369;罰?#25972;幢房子?#36335;?/span> 

 在土地上生了根,若干藤蔓沿着墙根爬了上来。 

    眼前洋中村的民居在结构上一般是马房、“六窗门’大门、 

 仪门、厢房、天井、前厅、后厅、后天井,宅院雕梁画栋,古 

 意横秋,尤其是门楼、楹联、匾额、吉祥?#21450;?#31561;,承载着当年 

 主人文士、商贾的辉煌与深厚的文化内涵。?#26434;?#35268;模的民居在 

 结构上有厅亭、大门、厢房、天井、大厅、后天井等,?#35074;?#30001; 

 形状、大小、?#19976;?#25509;近的鹅卵石拼就的?#21450;浮?#22914;果置之于较大 

 的区域内则过?#23578;?#26497;为明显,有青花岗石的迎门石门、倚石、 

 ?#22909;迹?#36827;门是木质屏风,屏风后是前天井,正后厅?#35074;?#23567;天井, 

 两旁是厨房,相连之房屋二楼均有小门互通,而楼膺又称半高 

 楼,外观结构工整,正厅上方?#26032;?#21381;,这楼厅比二层楼面高3 

 尺,故称半高楼、走马弄。此外,洋中村的水沟设计十分科学, 

 从村头溪坝上放水,就可以把全村水沟冲洗得一干二净。 

     房屋一般坐北朝南,也有大门向东的。多数是砖木结构, 

 青砖青瓦,部分土墙,也有下半部土墙、上半部空心砖墙的。 

 照门,亦称二道门,人门就是建筑物的第一道空间,所以这照 

 门作为屏蔽,使人无法窥见宅院内部,作为标志,既是本宅院 

 的“徽记?#20445;?#21448;给人以空间变换之?#23567;?#22240;所处位置显要,建造材 

 料、造型等都十分讲?#27994;?#25110;作书法,或镂?#31449;?#38613;细刻。平时一 

 般关闭着,人们进出要绕左?#31227;?#38376;及走廊,只有尊贵客人光临 

 或办喜事才能开启。由偏门人则到了两厢房,规模大的厢房有 

 三间,中间一间是花厅,两厢壁雕花?#26696;瘢?#25110;描写历史人物, 

 或雕刻飞鸟虫鱼,在这样的环境下,耳濡目染,传统儒家教育 

 随处?#26441;?#23631;风后面即两厢房是前天井,围以青石条。底部铺 

 以三合士;有的民居还在天井放置大鱼?#20303;?#30707;花台,养鱼或种 

 花;天井上方照壁常描边绘画,请书法名家题?#30465;?#27491;厅高大庄 

 ?#24076;?#26377;的正厅上方铺了两层楼板,那是防止楼上有人走动时灰 

 尘掉下来,正面照壁前一般有几桌,几桌前摆着八仙桌,两边 

 各放太师椅,两?#28895;?#24072;椅中间有放茶杯等的小案;正厅两侧的 

 房间一般有八步床。过卷门就到了正后厅,正后厅?#35074;?#21518;天井, 

 天井左右有高一米多三合土围栏中间空出,天井中一般也有大 

 鱼?#20303;?#30707;花台。通过回廊到达两侧的披榭。有的民?#21451;?#22681;边设 

 一?#21331;?#26263;弄通前厅,称为走马弄,据说专为?#20061;?#32780;设。此外, 

 房屋的廊沿、檐口、桅柱、窗棍、门嵋,到处?#26441;?#38613;刻的吉祥 

 ?#21450;?蝙蝠、喜鹊、?#26723;ぁ?#33714;?#21360;?#30333;?#20303;?#26757;花、如意等。房子 

 一般三层,规模有四楹、六楹、八?#28023;?#29305;大的120间,有三座 

 透后,比邻连接,前后相通。屋深,房间多,安静实用。 

   年关将至,洋中村民忙着?#26263;С尽保?#25171;扫庭院,冲?#31383;?#22721;、 

 粉刷墙壁,清洗被褥家具,迎接除夕来临。“大夫第”主人?#24613;?/span> 

 给大门贴上春联,正好遇见我来采访,主人放下手中的活和我 

 唠磕起来。“大夫第”这名字让我感到很亲切,能承此称号的一 

 定是本地德高年韵的大户人家。一?#20351;?#28982;是当地“名门望族?#20445;?/span> 

 而且他在省城工作的?#20540;?#21644;我?#25925;?#20998;熟悉,主人姓孙,一家五 

 ?#20540;?#38500;了老小,其他几人都在外面工作母亲虽然年迈,已百 

 岁高龄,却不愿意离开这里。和我认识的老四,现在福?#33722;?#23777; 

 职业技术学院担任院长。老二孙?#20960;?#21018;好回家探亲,对家乡有 

 一份掩饰不住的热爱,他不停地和我?#22681;步?#21476;民居的构造,一 

 定要让我看一看墙壁:糯米汤浇在黄泥里夯成的,足足两尺厚, 

 炮弹也打不穿。大门口气派的青石门当、门楼上的雕花、高高 

 挑起的飞檐?#25506;?#21644;屋脊上辟邪的百兽、厅堂里形状古拙的柱石 

 和柱子上?#39542;?#36946;劲的楹联…大厅正对面是个天井,正午的阳 

 光?#19976;?#19979;来,给古盾抹上一笔明媚的色彩,沉寂的大院?#35895;?#29983; 

 动了许多。天井正面墙上有一幅硕大的“福”字,是用水泥塑 

 的,并涂上油彩,憨态可人。仔细一看,每个?#39542;?#37117;是一?#25110;?/span> 

 蝠的造?#20572;?#27665;间常用蝙蝠寓意福到人间,取其谐音寄寓美好的 

 祝?#28014;!?#22823;夫第”的门?#23736;?#36824;保留着精致的透雕?#21450;福?#21051;一些传 

 统故事里的人物形象,生动活泼。这些?#21450;?#33021;留存几百年,也 

 印证了古民宅主人守业的细心。?#19978;?#30340;是在进门厅第一个厢房 

 的窗权上雕刻的一件?#21450;?#19981;知何时被人挖走。“大夫第”前后夭 

 井都置放着一口大鱼?#31069;?#26082;可养鱼观?#20572;?#21448;可储水消防。 

     与“大夫第”相连的?#35074;?#20960;座大膺,它们相互?#25042;⒂滞?#36807; 

 外围墙而成为一个有机体,只要大门一关,外面的人就无法进 

 人。每座间均有过?#32769;?#36890;。宅里仓库有?#29976;常?#20117;里有水,柴房 

 里有柴火,菜园里有蔬菜,?#35074;?#33258;养的各种家禽,即便被土匪 

 围困几个月,这种传统的自给自足的经济方式可确保古盾里的 

 人生存无虞。 

     在要离去的那一刻,我回望一眼那高高的风火墙,?#22841;?#39039; 

 时被浓厚的古宅文化所包围,那青苔的墙体上沁出“和合”的 

 东方气质,温暖心田,较之城市冰冷的让人隔膜的石材和混凝 

 土建筑,它的气韵贯通人文气味,那是值得珍视的东方之大美! 

 它庇护着生命,自己也成了一个有生命的载体—“以土承载, 

 以木环绕”的生命文化。 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四 

     我的童年,散落在父母频繁辗转在周宁山区工作的地方, 

 咸村可以说是我人生的第一站。我亦带着那份借懂、无知与童 

 真踏上了漫漫人生路。而后我离开了故土,离开了故土上的泥 

 墙灰瓦雕窗池塘…时光的?#20928;?#24067;满了我心灵的皱褶,使我看 

 不见茂?#20013;拗瘛?#39118;景如歌。却只看到车水马龙、人情世故,在 

 城市的噪音中,你让我如何去面对童年般清澈双眼的凝望?是 

 啊,童年也许?#25925;?#19968;个哲学命题,儿童是成年人的“父亲?#20445;?#26159; 

 精神重返?#20197;?#30340;召唤。即便现在年事已高,我还会在某个夜深 

 人静的梦里惊醒过来,?#36335;?#22238;到了一个叫做“童年”的人生路 

 标前,在古盾的天井边和滴落着雨水的屋檐下唱起呀呀的童谣, 

 去品尝挂在?#22359;?#19978;竹篮里那清甜的桂花糕,那桂花糕里的祖母 

 味,一天天看到蔬菜和家禽真实地生长,并在每一个漂泊的渡 

 口,寻回自己“心灵的原乡”。 

     所有的文化人?#21152;?#30528;乡村情结,所有的乡村梦想都通往理 

 想中的?#19968;?#28304;—?#24052;?#22320;平旷,屋舍俨然,良田、美池、桑 

 竹……”咸村,也许也在世事纷扰中变化着,但它带给我的 

 纯净美不胜收一那是永远长在我“童年”眼睛里的故乡! 

附件下载

相关报道